艳色天下重

懒癌晚期

【忘羡】岁月饶人(中)

7、

当蓝湛再一次拒绝江厌离伸过来的手时,夷陵大学已近在眼前。

正值百年校庆,校区内人头攒动,蓝湛环顾四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没有魏无羡在身边,显得他格格不入。

不远处,温情看见俩人,挤出人群冲他们招了招手,一只熊大正在那里卖萌,站在温情身边格外显眼。

蓝湛默默地跟在带他来找魏无羡的江厌离身后,盯着脚尖不说话,没看见江厌离的忍笑,和一只正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的熊。

于是上一秒还在戳魏无羡小人的蓝湛下一秒就被熊大拦腰抱起,熊大闷笑道:“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说完还抱着睁大双眼的男孩转了几圈,江厌离笑着取下熊大的头套,露出魏无羡笑嘻嘻的一张脸。

魏无羡摇了摇蓝湛,笑道:“好久不见啊蓝湛,来来来,叫哥哥。”

蓝湛趴在软绵绵的人偶服上,搂住魏无羡的脖子,闷声道:“魏婴。”

玩够了的魏无羡放下蓝湛,三两下扒下人偶服扔给温情,对江厌离道:“姐,你先去找江澄,我带蓝湛回去,晚上咱们一起涮火锅。”

江厌离见方才还一副生人勿近模样的小孩此时乖乖的拉着魏无羡的手,心下一松,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魏无羡同温情打了招呼,溜溜哒哒地牵着蓝湛绕到校门口,拐进小区,笑道:“行李昨天给你放好,缺的东西我也买了,狗窝我也收拾干净了,待会可不准嫌弃我。”

蓝湛紧紧拽着魏无羡,道:“不嫌弃。”

魏无羡一把抱起可心的小蓝湛,笑着往上抛了抛:“走了回家咯。”

8、

下午五点,不大的公寓里挤满了人。

“羡哥哥!”

小萝卜头撒着脚丫跑进来时,魏无羡刚被江厌离叫醒,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不想动。

温情跟着江厌离进了厨房,江澄拎着食材走在后面。

魏无羡拎起眼含期待的温宁,放在沙发上,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打着哈欠道:“好好看电视,饿了吃零食。”

温宁乖乖地应了,靠在魏无羡身边看着电视。

江澄嘲笑道:“幼儿园园长。”

魏无羡晃了晃又板起小嫩脸的蓝湛,得意道:“这个是上小学的!”

江澄翻出电火锅,又翻了个白眼道:“赶紧来摆菜!”

魏无羡一跃而起,道:“小崽子们去洗手,要开饭咯!”

温情:……智障儿童欢乐多。

砂锅里的甜玉米粥熬的香甜软糯,魏无羡在清汤锅中捞出两片娃娃菜放进蓝湛碗里,感叹道:“整个清汤锅都是你的天下。”

温宁那小崽子都抢了他五个牛肉丸子了。

蓝湛咽下娃娃菜,扭头见魏无羡正跟江澄抢最后一片麻辣牛肉,温情跟江厌离吐槽魏无羡前几天煮粥烧坏了三个锅,他又舀起一勺粥,今天的玉米特别甜。

涮完火锅,魏无羡收拾好碗,送江厌离一行人出了小区,昏黄的路灯下,蓝湛困倦地眨了眨眼,魏无羡俯身抱起蓝湛,道:“回屋洗澡睡觉。”

等到怀中小团子沉沉睡去,魏无羡轻轻地抽出自己的衣角,起身给他掖好被子。

小心翼翼地掩上门,魏无羡打开书房的台灯,这才开始赶白日课间未完的论文。

等到一如既往顶着黑眼圈的魏无羡打着哈欠出现在教室时,江澄终于忍无可忍:“我说您老人家能不能有一天不熬夜?从开学到现在我给你抄了多少笔记了?”

“不能!”魏无羡懒洋洋的趴在桌上:“我怎么可能一边赶论文一边逗蓝湛呢!”

对待蓝湛,那必须得是全心全意啊。

9、

“蓝、蓝湛,那个大哥哥今天会来接你吗?”在小伙伴鼓励的眼神中,小女孩磕磕巴巴地问道。

收拾书本的动作一顿,蓝湛绷着脸道:“……不知道。”

看着面前女生失望的样子,蓝湛抿了抿嘴,背上书包一言不发地走出教室。

加快脚步走出教室门,一眼便看见高高瘦瘦地杵在那,跟班主任交谈甚欢的魏无羡,身边还围着一群小萝卜,蓝湛还没走过去,便听见耳旁一阵欢呼:“大哥哥!”

对于现在坐车让座已经被喊叔叔的魏无羡来说,这声哥哥很受用,毕竟他家蓝湛可从来不会喊他哥哥,每次都是直呼其名。

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魏无羡掏出口袋的糖分给众人,这才走到呆立在原地的蓝湛面前道:“杵这干嘛,回家啦。”

蓝湛仰头道:“糖呢。”

“没了,”魏无羡无辜道:“你不是不爱吃糖的吗?”

拒绝了魏无羡伸过来拎书包的手,蓝湛碾着脚下的小石子,板着脸不说话。

看着小包子憋气的样子,魏无羡心里笑得直打滚,可惜蓝湛长大了,不能抱起来往天上丢了,遗憾地继续逗道:“那是我陪小师叔去给他学生买的跳跳糖,我就知道你不会想吃的。”

魏无羡笑眯眯的晃来晃去,也不觉得自己招人烦,凭着帅气的长相和三寸不烂之舌成功刷满了班主任好感度的魏无羡每天都能收到关于蓝湛的各色消息。

此刻更是笑眯眯道:“你们班主任刚刚跟我说你帮小女生搬桌子了,小小年纪了不得啊,很有我当年风范啊!”

蓝湛走的更快了,一副我不想听的模样,魏无羡迈开大长腿,轻松赶上后才发现事情大条了。

蓝湛眼眶都红了,紧紧地抿着嘴,魏无羡赶紧讨好地拎过书包,哄道:“哪能忘记我们家蓝湛呢,你多重要啊,我还专门给你买了个翻糖蛋糕呢,小兔子样式的,保管你喜欢。”

蓝湛不语,魏无羡再接再厉:“我可是一路偷偷拎回去的,就给你一个人!你说好不好呀?”

蓝湛终于看了魏无羡一眼,见魏无羡急忙挤出一张讨好脸,道:“今天不是生日。”

魏无羡单手拎着书包,右手搂住男孩尚且单薄的肩头,不以为意道:“管他的,你要是喜欢,以后过生都给你买这个。”

蓝湛往魏无羡身边靠了靠,轻声应道:“嗯。”

日子还长着呢,魏无羡想,陪着蓝湛慢慢长大大概是他除了扳倒温家外难得想坚持的事了。

10、

温情把一沓纸摞到桌上,没好气道:“没人管的了你了是吧,行了别跷着腿晃来晃去的,小心脸大!”

魏无羡无辜道:“我这么帅的一张脸怎么可能变大?!”

温情嘲笑道:“你刚刚火急火燎地抱着那小子进来差点磕到门的时候,怎么不在乎你这张帅脸?”

魏无羡下意识瞥了瞥病房,道:“你小声点!”

温情看着从毕业后就将自己套在严谨规整的西装中的魏无羡,认真道:“隔壁病房里还有一张床,你现在该好好休息。”

魏无羡靠在长椅上,灯光打在眼睫上,扫出一片浓重的阴影,他抹了把脸,道:“等蓝湛退烧了再说吧。”

温情无奈的坐下,静静道:“你现在进展地怎么样了?”

魏无羡仰着头默了默,收起了方才强撑的神情,露出了疲惫不堪的内里,慢吞吞道:“我父母的案子虽然过了起诉期限,但温家的案底不少,从前有人压着看不出来,但现在已经露出疲势了,江叔叔他们这些年明里暗里也掌握了不少线索,快了……”

温情默不作声地听着,心想,挺好的,她等着一天也很久了,她忍不住道:“你真的该去睡一觉了!”

魏无羡低下头,左手撑住额角,重复道:“等蓝湛退了烧再说。”

温情道:“别自责了,这些年你费心照顾,他叔父也未必比得上你。”

魏无羡捏了捏眉心,道:“说到底还是我的疏忽,留了张纸条就以为他会好好去睡觉,谁知道……”

谁知道蓝湛会等到凌晨。

魏无羡起身道:“你休息吧,我去看看蓝湛。”

温情叹了口气,随魏无羡去了。

蓝湛醒来时,天刚蒙蒙亮,魏无羡还是昨天的一身西装倚在他床边,眉头紧锁,睡得也不安稳。

他伸出手轻轻覆上魏无羡的右手,还是惊醒了魏无羡。

魏无羡反手捏住蓝湛的手掌,左手探到额间,烧已经退了。

半搂着人喂了半杯温水,魏无羡道:“以后不准熬夜,你长这么大什么时候晚睡过。”

蓝湛靠在魏无羡半边身子上,道:“我很担心你。”

魏无羡难得强硬一次的心瞬间又软了,无奈道:“我最近很忙,没空去管你,你生病了我也会担心你。”

蓝湛默了片刻,道:“还有多久?”

魏无羡低头蹭了蹭蓝湛的发顶,温柔道:“快了。”

11、

三月之后,拉扯了数年的争斗终于以温家落败拉下帷幕。

魏无羡接过温情递来的咖啡,坐在病房外的长椅上,突然叹道:“可能我最近年纪大了,有点多愁善感,总觉得这心里不得劲,酸溜溜的。”

温情神色怪异的瞅了魏无羡一眼,道:“有病吃药。”

魏无羡不满道:“你能不能有点身为闺蜜的自觉。”

温情放下手中的病历,无奈地看着跑到她这买健胃消食片的闲人魏无羡,道:“又怎么了,你现在有空陪你家小朋友了还跑我这来干什么?我不忙的啊!”

魏无羡翘着二郎腿,道:“我也想啊,可蓝湛没空啊,我马上又要回去读博了。”

温情不解道:“所以呢?”

魏无羡惆怅道:“我们家蓝湛也到情窦初开的年纪了。”

温情吸了一口绿茶,点头理解道:“我懂,您老人家养了这么多年的大白菜马上就要被拱了,是该多愁善感一下。

魏无羡幽怨地看了温情一眼,拎着一袋健胃消食片气哼哼地回了家。

好学生蓝湛现在当然不在家,魏无羡打开两人共用的书房,刚打开电脑,就眼尖地瞅见对面书桌码的整整齐齐的资料中露出的一线粉红色。

魏无羡内心大写的我就知道!

他如今也算是事业有成,身资颇丰的优质青…中年人,有车有房还有钱,妥妥的鄙视链高层一份子了,怎么突然就沦落到空巢老人这一地步了呢?!

魏无羡忧伤地捏着粉红信封的一角,百思不得其解。

话说他辛辛苦苦养大的白菜,外面那些妖艳贱货怎么说拱就拱!

——TBC——

魏三岁:不开心要抱抱

评论(17)

热度(77)

  1. 淡🍁语-苗艳色天下重 转载了此文字
  2. 淡🍁语-苗艳色天下重 转载了此文字